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一场童话之夜,泽姆林斯基的《小美人鱼》“游”到上海

2022-12-02 17:15:48 571

摘要: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 实习生 房久仙奥地利作曲家泽姆林斯基与马勒渊源很深。他根据安徒生童话《海的女儿》创作的交响诗《小美人鱼》,长约40分钟,配器极为繁复华丽,充满了故事性和画面感。然而,这部晚期浪漫主义的杰作却经常被忽视,相比马勒的大名,知...

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 实习生 房久仙

奥地利作曲家泽姆林斯基与马勒渊源很深。他根据安徒生童话《海的女儿》创作的交响诗《小美人鱼》,长约40分钟,配器极为繁复华丽,充满了故事性和画面感。然而,这部晚期浪漫主义的杰作却经常被忽视,相比马勒的大名,知道泽姆林斯基的人也少得多。

2月26日晚,在指挥家洪毅全和上海交响乐团的演绎下,泽姆林斯基的《小美人鱼》“游”到上海,完成在国内鲜有的亮相。

当晚一同登台的还有马勒的交响诗《死之祭》、柴可夫斯基为大提琴与乐队所作的《洛可可主题变奏曲》,马勒被誉为“成人童话作曲家”,柴可夫斯基也是一位童心烂漫的作曲大师,也因此有乐评人称,“这是一场童话之夜。”

演出现场

一位作曲家的伤心“自传”

出生于维也纳,泽姆林斯基3岁开始上钢琴课,13岁进入维也纳音乐学院,随罗伯特·富克斯学习和声和对位法,随布鲁克纳学习作曲。

因为获得勃拉姆斯青睐,泽姆林斯基顺利开展了作曲家、指挥家的生涯,后来还和勋伯格结识并成为后者的作曲老师。不过,泽姆林斯基的晚年很不幸。1938年,他流亡到美国,与勋伯格不同,他没能在美国得到任何支持,1942年在无人问津中死去,享年71岁。

泽姆林斯基以器乐创作开始作曲生涯,但很快把注意力转向声乐。他的主要作品包括8部歌剧,《佛罗伦萨悲剧》和《侏儒》最为著名,都改编自王尔德的作品。他最著名的作品是《抒情交响曲》,一部以马勒的《大地之歌》为蓝本,以泰戈尔的诗歌为歌词的交响声乐套曲。

泽姆林斯基是马勒音乐的热情支持者和诠释者,但两人之间的直接联系却来自阿尔玛·辛德勒,这位“维也纳最美丽的女人”曾向泽姆林斯基学习作曲,但后来嫁给了马勒。

1900年,泽姆林斯基被阿尔玛吸引,但由于外表而遭拒绝(泽姆林斯基的身材和舒伯特一样矮小)。被不幸的恋爱打击,泽姆林斯基开始创作一首以安徒生的童话故事为蓝本的交响幻想曲,并在1903年完成,由作曲家指挥在维也纳首演。

作品获得了热烈掌声,但泽姆林斯基对它失去了兴趣,没有同意出版。他把最后一个乐章的手稿送给了维也纳的朋友,又把剩下部分带到美国,结果在他死后引起了对该作品状况的许多误解。直到1984年,《小美人鱼》才恢复上演,从此成为他最有代表性的作品之一。

象征小美人鱼的独奏小提琴,徜徉在乐队构筑的海底世界。作品的第一乐章描述了小美人鱼在大海中的生活、海上风暴和拯救王子的过程;第二乐章更像是对小美人鱼的内心进行探索;第三乐章戏剧性地表现了故事的高潮:小美人鱼在大海中结束了生命,化成泡沫随风逝去……

“泽姆连斯基就像在讲自己的故事。他爱阿尔玛,但阿尔玛不爱他,爱马勒。阿尔玛决定跟马勒走时,他被伤透了心,觉得自己和小美人鱼一模一样。”

排练时的洪毅全

洪毅全形容,从乐手到指挥,这都是一部高难度作品,“他写的每个音都很饱满,每个声部都在吹、都在拉,有时候可能听不到旋律,所以指挥家的耳朵要非常敏感,要掌握不同声部的平衡,而且必须非常了解故事,要按照故事的发展来指挥音乐。”

第一次和上交合作,洪毅笑说,“一开始我以为上交的乐手凶得不行,后来才发现,他们太友好了。”

上交大提琴首席朱琳演奏柴可夫斯基《洛可可主题变奏曲》

一个会六种语言的指挥家

和泽姆连斯基一样,洪毅全也曾在维也纳放飞音乐梦。

出生于新加坡,洪毅全4岁学钢琴,因为讨厌练琴,练了两年就中断了。12岁时,为了靠近喜欢的女孩,他重新捡起钢琴,音乐天赋显露,成长飞快。

“14岁生日晚上,我做了一个梦,梦里出现一个男人的声音,似乎指引着我要做指挥。”洪毅全向上海记者讲述这个故事时,引来一阵大笑。

16岁,洪毅全追随指挥梦来到维也纳,后来又去了圣彼得堡学习指挥,对20世纪俄罗斯音乐产生极大的热情。结束圣彼得堡之旅后,洪毅全前往美国耶鲁大学深造,成为该校历史上首位获得全额奖学金的指挥学生。

近年来,洪毅全指挥了国内外二十多个交响乐团,并在2016年12月起担任四川交响乐团的艺术总监和首席指挥。交响之外,洪毅全还擅指歌剧,是俄罗斯最负盛名的马林斯基剧院的常客,疫情前,几乎每个月都要去那里指挥歌剧。

“马林斯基没有排练,除非是新的歌剧。”洪毅全笑说,马林斯基给他上了最难的一课,一到乐团就必须知道如何指挥,脑子里必须有一部完整的歌剧。

回望12年指挥之路,洪毅全认为,指挥最重要的是知道怎么和人沟通,要做一个优秀的leader,就像足球教练。

“你不是要教他们怎么拉琴,但必须给他们明确指示,指出在哪个地方需要怎样的音乐效果,让他们各司其职。”在他看来,指挥还要懂心理学,“我如果不信任乐团,他们也不会信任我。”

英语、德语、法语、意大利语、俄语、汉语,这六种语言都能流利使用,洪毅全让人惊讶的还有他的语言天赋。

“因为从小去维也纳留学,我学会了德语,后来又去俄罗斯留学,而且经常回去,俄语也特别好。我在巴黎有房子、有乐团,法文也不错。意大利我也常去,有音乐合作,于是自学了意大利语。”洪毅全的母亲在家讲潮州话,于是,他从小就和母亲用潮州话交流。

语言天赋也和音乐天赋有关——作为指挥家,洪毅全有一双异常灵敏的耳朵,此外,“我不害羞,不怕犯错,如果一直怕说错,永远学不好。和朋友聊天时,我会讲他们的语言,我也不会在脑子里过一遍,很多人会先在脑子里翻译再说出来,那是不对的。”

从小在新加坡长大,如今又常驻四川交响乐团,洪毅全对中国文化并不陌生。

今年6月,洪毅全将在旧金山歌剧院开始英文版《红楼梦》的指挥工作。这部歌剧由作曲家盛宗亮担任作曲和编剧、赖声川担纲导演、叶锦添担任舞美设计,2016年在旧金山首演,吸引广泛关注。用西方语言讲述中国故事,洪毅全对复排歌剧《红楼梦》充满期待。

责任编辑:张喆

校对:张亮亮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